那些拧不开瓶盖的女生应该知道的真相
2018-10-26 14:42:21    《儿童文学》 分享到:微信 更多
高源
  
1.jpg
  对不少女生来说,拧瓶盖都是一件颇具挑战性的事。要么手腕力量不够;要么皮肤太嫩,一使劲儿就疼;要么手上有水,太滑。
  
  但是爱玩扳手腕游戏的我,在这件事上从不求助于男生,别人拧不开的,我都自告奋勇抢着来。怎么形容呢——百般努力过后,感受到瓶盖松动的瞬间,那种无与伦比的舒畅和满足,就像烟花被小火苗引爆之后的状态。至于手掌摩擦的痛感,完全不值一提嘛。
  
  今天下午的大课间,俐俐变魔术似的,眨眼就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水果罐头。
  
  “黄桃罐头,吃吗?”她问。
  
  “啊……”
  
  我心里想的其实是“天哪为什么我的每一届同桌都是吃货”,但嘴上说的是“好呀好呀好呀”。质地温润的黄桃在蜜汁里安睡,透过厚厚的玻璃我仿佛已经尝到了它们的滋味。
  
  俐俐试着拧了拧,盖子纹丝不动。我正要接过去一展身手,大芒却已从教室另一端闻风而至。这么快!是他听觉太灵敏,还是一直瞄着这儿,我不明白。
  
  “俐俐啊你太瘦了,没劲儿,让我来!”大芒不由分说地夺过罐头。
  
  哼,我知道他没那么乐于助人,不过是想跟我们分吃零食罢了。
  
  大芒一屁股坐下,把罐头搁在桌子上,大大咧咧地拧了一下盖子。
  
  没拧开。他这才意识到这个罐头不像一般的饮料瓶那么好对付,不能掉以轻心。于是他坐端正了,把罐头抱在怀里,又使了一次劲儿。
  
  还没开。这次他如临大敌。
  
  “刚才没用力,稍等,马上就开。”大芒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对我和俐俐说。不知因为着急、窘迫还是刚才发力过猛的缘故,他的脸有居然点红。
  
  “算啦算啦,”俐俐不耐烦地夺过罐头,“再耽误一会儿就上课啦。”
  
  终于轮到我一展身手了。
  
  不料又听见一声:“我来吧!”班长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横刀夺爱。
  
  班长可能是想帮大芒解围,结果自己也陷进了尴尬——他也没拧开。
  
  “盖子很滑,有水,可能是刚才大芒手上的汗。”班长解释道,“等我擦一擦再拧。”
  
  “别浪费时间了,快给我!”我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伸手去拿。
  
  班长身子一偏,麻利地把罐头传给了坐在我后排的乔乔。为什么有一种在篮球场打比赛的感觉……
  
  “阿胖大芒还拧不开呢,你们俩瘦弱女生怎么行?还得靠我们。”乔乔开玩笑说。
  
  “你说谁是阿胖?”大芒较真起来。
  
  乔乔没理他,兀自抱着罐头使劲儿。大家的目光都汇集在他身上。乔乔脸上的肌肉都扭成一团了,大概是把写作业、跑步和投篮的力气都用上了。
  
  很遗憾,也没开。
  
  “所以嘛……”我趁乔乔喘气的空,一把夺过罐头。摩拳擦掌好半天,终于到手了。盖子已经是温热的了。
  
  “看来,我今天是吃不到黄桃了。”俐俐绝望地说。
  
  “说这话太早了,不还有我嘛!”我开始用力。
  
  “他们三个男生都打不开,你……”
  
  俐俐话音未落,只听噗的一声——盖子被我拧开了!
  
  “哇——”众人不可思议地惊叹。
  
  “啊——”连我自己也惊叹了。
  
  其实刚才看他们都失败,我心里也发毛。没想到这么容易,只是稍稍用了一点力而已啊……
  
  “蓝莓,你真不愧是女汉子!”俐俐尖叫着。
  
  “嘿,没看出来,力气蛮大么,”大芒斜眼看着我说,“托你的福,我也可以吃到黄桃了。”
  
  大家欢天喜地要分吃水果罐头时,乔乔却始终沉默着。一会儿,他推了推眼镜开口了:“我明白了。这事儿并不能说明蓝莓的力气大。”
  
  “为什么?”我们一齐看着他。
  
  大学霸乔乔开讲了:“我想起一个故事:
  
  “埃及国王普萨梅尼图斯被波斯王打败之后,看见自己被俘虏的女儿穿着奴婢的衣服在井边打水,他的朋友见此情景都痛苦哀嚎,他却默不作声;继而又看见自己的儿子被拉上断头台,他依旧保持同样的态度,不为所动;可是当他看见自己的仆人在俘虏人群中被驱逐,他却马上敲打自己的脑袋,失声痛哭,露出难以遏制的悲伤,以至于见到的人都以为只有这最后的打击才触及他的内心。
  
  “事实上,他的内心早已充满悲伤和痛苦,只是极力压抑着,保持外表的镇静而已。前两个打击已经使他的忍耐到了临界点,所以哪怕只再增添轻微的一分,也会使悲痛决堤。所以,第三个并不起眼的打击就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我就是最后一根稻草,”我说,“我是最后一个拧盖子的人。”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