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荠菜香
2018-10-19 09:18:32    《中国中学生报》
  想吃荠菜饺子了,阿婆就去 买了饺皮、肉馅来。
  
  时已至寒秋,雨中山果落。 荠菜是在春天里焯干后冻在冰箱里 的,春天的最后一封情书。墨绿的 一团,泡在水中,绿得深沉而内 敛,浓酽得化不开。
  
  开锅了,水汽蒸腾,像从天 边扯下的几缕浮薄的云朵,白茫茫 一片。
  
  尝一口饺子,入口是猪肉、 香菇、豆干的鲜,然后荠菜和面皮 合力,压下这股鲜,取而代之的是 独属于荠菜的那一丝清苦和粗糙的 口感。 一口又一口,齿间荠菜以坚 韧的纤维抵抗着牙齿的压迫。阿婆 在一旁看着我吃,她微微笑着,围 着灰布围裙,手上还持着给我盛饺 子的汤勺。我也冲她笑,孩子样 笑。阿婆就是这样,心思花在一家 人的一瓢饮一箪食上,日子平和、 安静,一方小厨房就是她的天地, 她在这里经营耕种,从不抱怨。我 知道的,我也感恩我的好阿婆。
  
  阿婆是不大吃荠菜的,马齿 苋、蒌蒿子这一类野菜老一辈的人 都不大爱吃。当年自然灾害,闹饥 荒,寻各种野草煮汤喝,日子是浸 在野菜的苦涩和无尽的饥饿中的。王元楼的《野 菜谱》中有首小 诗:“江荠青青 江水绿,江边挑菜 女儿哭。爷娘新死 兄趁熟,止存我与 妹看屋。”汪曾祺 点评到:“我的家 乡人吃野菜主要是 为了度荒,现在吃 野菜是为了尝新。”
  
  荠菜可不管,不管人是为了 度荒,还是为了尝新,只顾使劲儿 往茂盛里长。它有股拼命的劲头, 一年又一年,占据大片大片的田 头,然后掏心掏肺地奉献自己,予 人间以清香,倔强地坚韧着。荠菜 原是值得感恩的,感恩荠菜清香, 兴味悠长。
  
  也曾思索,荠菜不过乡间野 菜,实难登大雅之堂,却为何让人 久久惦念?阿城在《常识与通识》 里写:“所以思乡这个东西,就是 思饮食,思饮食的过程,思饮食的 氛围。为什么会思乡,这些是因为 蛋白酶在作怪。”是了,荠菜生处 是原乡。
  
  原乡记忆中,田头荠菜擎着 淡白色米粒样的小花,覆满了阡 陌,在风中倔强着,坚韧地生长着,从土地里汲取养料,往茂盛里 长。因为,荠菜是土地的孩子,生 于斯,长于斯。不能归乡的天涯游 子,土地在心中一日一日地逼仄, 不能放下。为什么?因为我们的 根,如荠菜,长在土地中,深厚的 土,坚实的土。
  
  谁道人间留不住?虽朱颜 辞镜,虽飞花离树,我却仍感恩 着,也将一直感恩着,倾尽心 思于一瓢饮一箪食的阿婆,掏出 心肺予人间清香的荠菜,以及涵 养万物的泥土大地。一辈子历历 在,这是我的人间。
  
  荠菜清香味道长,我一点点 品得。
  
  我的感恩,也在这兴味悠长 之中了。
  
  江苏省姜堰中学高一(15)班 徐 骅

最新评论

  • 验证码: